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领导权思想的传承与创新

利来国际娱乐

2018-10-23

摘要: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领导权思想的探索是一个不断传承▓、发展和创新的过程▓,在不同历史时期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建设重点不同:新中国成立之初,重在批判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思潮,获取意识形态领导权;改革开放之初▓,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捍卫意识形态领导权;全面改革开放时期▓▓,严把舆论的正确导向,牢牢巩固意识形态领导权;新时代,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意识形态领导权。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传承中增强了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的自觉性和主动性▓、科学性和艺术性▓、阵地意识和忧患意识。

关键词:意识形态领导权传承创新一、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领导权思想研究的重要性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意识形态工作对中国共产党极端重要,“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 在集中精力抓经济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 要把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1。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 ”2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就是要牢固确立马克思主义对我国意识形态建设的指导地位▓,这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的思想基础。

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 这一点已在苏东剧变中得到证实。

苏东等社会主义国家因为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而导致解体▓,这一深刻教训警示我们在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日益频繁的全球化时代,必须牢牢把握意识形态领导权以维护国家的文化安全,防止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当下多元的开放的社会情境下▓,可能抵挡不住形形色色社会思潮的强势攻击而失去凝聚力和引领力▓▓,从而使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迷失方向,误入歧途。

意识形态领导权理论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安东尼奥·葛兰西在《狱中札记》总结西欧无产阶级革命经验教训的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葛兰西认为▓▓,“国家=政治社会+市民社会”3,其中▓,政治社会是强制机关,代表暴力,通过军队、法庭、监狱行使“统治”霸权;市民社会则是站在强制机关前面的“教育”机关,由政党、工会、教会、学校▓、学术团体、新闻媒体以及民间组织等机构和组织构成,通过学校教育▓、宗教、文学艺术▓、风俗习惯等柔性和隐性手段行使“智识与道德领导权”▓。 4智识和道德领导权的实质就是意识形态领导权。

葛兰西认为,无产阶级仅仅凭夺取政权掌握强制机关行使统治霸权是不够的,还必须攻占市民社会的一切阵地,即掌握无产阶级意识形态领导权,注意开展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斗争,防止出现“工人阶级运动在抵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领导权(ideologicalhegemony)渗透上的无能”5。 在葛兰西看来,无产阶级要获得政治上的权力,必须首先获得意识形态领导权▓,坚持不懈地完成对特定知识结构和观念体系的塑造,使大众对其普遍有效性产生认同。

一言以蔽之,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就是掌握文化软权力,每一个政党、社会组织都需要通过建构和坚守属于自己的主流文化实现对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来确定自身所独有但对其他文化和社会群体以及政党具有渗透力的文化软权力▓▓。

这一点对于执政党尤其重要,不掌握意识形态的领导权或者说文化软权力,就没有其执政的合法性。

探讨中国共产党人在不同时期的历史进程中建设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情况和特点▓,对于新时期加强和巩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领导权▓,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二、新中国成立之初:批判反马克思主义,获取意识形态领导权20世纪上半叶,帝国主义战争和无产阶级革命成为时代主题▓,这一特定的历史背景决定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重任就是夺取政权并巩固政权,警惕和防止资产阶级颠覆社会主义政权。

因此▓,毛泽东的意识形态领导权理论重在强调意识形态的阶级性和意识形态领域中的阶级对抗和斗争。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撰写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一文,对党内存在的各种错误思想▓,如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非组织观点、绝对平均主义、个人主义、流寇主义▓、盲动主义的表现▓▓、来源及其纠正的方法作了深刻阐述,并号召党的领导机关的同志们要对这些不正确的思想彻底加以肃清▓▓,并加强对广大党员进行正确路线的教育。 6抗日战争时期,虽然当时的中国革命处在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时期▓,尚未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但毛泽东认为要使革命获得成功,首先必须坚持中国无产阶级文化思想的领导,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当作国民文化的方针来说,居于指导地位的是共产主义的思想,并且我们应当努力在工人阶级中宣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并适当地有步骤地用社会主义教育农民和其他群众▓。 ”7毛泽东在这里要求党员干部,不仅要加强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确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方法作为观察问题▓、研究学问和处理工作的准绳,还要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工作,大众只有理解并认同了马克思主义,才能支持革命。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认为剥削阶级作为整体阶级被消灭,但剥削阶级的思想还存在,必须重视意识形态领域内的斗争。 他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宣布,虽然大规模的暴风骤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在中国已经基本成为过去时,但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 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 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8。 “如果对于这种形势认识不足或者根本不认识▓▓,那就要犯绝大的错误,就会忽视必要的思想斗争。 ”9毛泽东还严厉批评了部分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出现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淡薄的倾向,号召全党、全社会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学习马克思主义▓,努力把受教育者培养成“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10▓。 在该文中▓,毛泽东还强调提出要严格区分人民内部的错误思想和明显的反革命分子的言论,对于人民内部的错误思想只能采取讨论、批评和说理的方法克服错误意见;对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错误思想必须毫不手软地进行批判和斗争▓。

因此,毛泽东尖锐地指出:“在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当然不能让毒草到处泛滥。

无论在党内▓▓▓,还是在思想界、文艺界,主要的和占统治地位的,必须是力争是香草,是马克思主义。 毒草,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只能处于被统治地位。 ”11由此可见,毛泽东无论在革命时期还是在建设时期,都非常重视对一些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如今我们重读毛泽东这些论断,感到这些论断不仅没有过时,还对我们在新时代增强党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阵地意识具有重要指导意义。